首页 >> 法学 >> 法苑传真
法官个体本位抑或法院整体本位 ——我国法院建构与运行的基本模式选择
2019年11月09日 08:56 来源:《法学研究》(京)2019年第1期 作者:顾培东 字号
关键词:法院改革/法官个体本位/法院整体本位/法官独立

内容摘要:

关键词:法院改革/法官个体本位/法院整体本位/法官独立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法官个体本位与法院整体本位是法院建构与运行的两种基本模式。我国法院改革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出对法官个体本位模式的趋从,但宪法制度安排、法院在政治结构中的地位、司法的社会生态、对法官的激励与约束条件以及综合统筹运用审判资源的要求等,都决定了我国法院建构应当坚持法院整体本位。学术界从技术化层面论证的“法官独立”以及以此为核心的法官个体本位,都经不起实践逻辑的检验。法院改革的方向,不应是从法院整体本位转向法官个体本位,而应是从以院庭长为主导的法院整体本位转向以法官为主导的法院整体本位。当前法院的综合配套改革亦应在这一理念下进行,满足并完善法院整体本位所要求的基本要素。

  关 键 词:法院改革/法官个体本位/法院整体本位/法官独立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我国成文法体制下判例运用的理论与实践”(18ZDA138)的阶段性成果。

  我国法院在体制、机制以及人员结构等方面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改革。尽管社会各界都对改革的难度保有预期,但从当下情况看,改革的复杂性及其实际面临的问题依然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无论改革方案本身还是方案实施中呈现出的状态,都不完全符合人们的某些期待。

  理论界对改革方案的批评主要集中于改革在“去行政化”方面不够彻底,学者们力倡的法官独立自主判案的目标未能完全实现。比如,院庭长、审委会在案件处理或决定过程中的“行政化”权力还有所保留;错案责任追究制度可能会造成对法官的不恰当约束和对法官正当履职行为的不公正处理;人财物省级统管会增大省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控制权力,导致下级法院对上级法院的行政化依附,从而损害审级的独立性。①为此,一些学者主张,法院改革需要在进一步“去行政化”方面着手,弱化或消除一切可能造成行政化的因素,包括但不限于:更全面地放权于法官或合议庭;减少副院长职数甚至取消副院长设置;取消审判庭,相应取消庭长、副庭长职位;进一步减少甚至取消审委会讨论决定案件的范围,以至于取消审委会。②总之,在众多学者看来,只要实现法官自主独立审判,中国司法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恰成对照的是,法院面临的现实问题在于:一方面,员额制的实施未能造就理想的精英化法官队伍,不能保证法官的综合素质匹配于独立审理案件的实际要求,员额制下法官待遇的改变亦不足以对法官形成长效、充分的激励;另一方面,司法责任制所设定的追责机制难以对法官行为构成全面、有效的约束。相较于过程控制,以后果为主要依据的追责机制,不仅需要付出相应的社会成本,还要以对司法公信力不同程度的损害作为代价。从监督管理层面看,审判权力下放给法官或合议庭后,对案件审理的监管失却了恰当、有效的途径与方式。法院管理层对法官行权失控现象、特别是对审判质量明显下降的担忧,以及对“权力在法官、压力在法院、责任在院长”格局的不安,再度催生出对法官行权过程实施监督管理的强调,③使得我国法院固有的法官独立行权与院庭长监督管理之间的张力在新的权力格局下空前突出。从“一五改革”以来法院内部权力关系的几度反复调整推测,法官审判权与院庭长监督管理权博弈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旧有体制在某些方面的复归。

  无论理论界对改革方案的不同认识,抑或法院改革及审判实践中面临的现实问题,都可从根本上归因于对改革所欲形塑的人民法院建构与运行的基本模式定位不清。我国法院的建构与运行究竟应以法官个体为本位,还是以法院整体为本位?不同选择对应着不同的体制与机制类型,影响着法院内部方方面面的关系。当前,改革进入“深水区”“关键期”,明确基本模式的选择,不仅有助于厘清法院改革过程中各种理论与实践的是非,消弭认识分歧,增进改革共识,更重要的是,还将有利于进一步完善改革思路,为司法责任制的综合配套改革以及后续改革方案的制定,提供必要的前提与基础。

  旨在充分发挥法官④在审判中的基础和主导作用的员额制、司法责任制以及法官职业保障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无疑都是正确的。法院内部简单的下级服从上级的行政化定案机制或审判权运行方式,也必须改变。但是,人民法院仍应注重整体审判资源的综合统筹运用以及法院各主体作用的整体协调发挥,特别是审判活动必须始终处在有效的监督与管理之下。充分放权于法官的同时,法院对个别化的审判活动和审判过程必须拥有充分的知晓度、足够的控制力以及必要的矫正手段。为此,我国法院的建构与运行应当坚持法院整体本位。法院整体本位既是我国宪法制度安排和我国政治制度的必然要求,也具有深厚的现实基础,全面体现着我国司法审判制度的特色。人民法院改革的方向不是要从法院整体本位转向法官个体本位,而是要在坚持法院整体本位的基础上,从院庭长主导转向以法官为主导。脱离中国实际主张法官独立以及简单、教条化地强调“去行政化”,抑或片面地理解“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不仅难助于法院改革的实际推进,甚至易将法院改革引入歧途。

作者简介

姓名:顾培东 工作单位:四川大学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皇冠手机登录2